• 出    品 :鑫网文化频道
  • 时    间 :2014.12.12
  • 策    划 :沈永昌
  • 编    辑 :沈永昌、刘亚博

导语

1945年夏天,日伪军到处抢收军米,国民党反动当局又强收捐米“二斗头”。中共浦南工作委员会引导农民抗交租米,在亭林、朱行、山阳、漕泾、松隐、泖港等地区开展了抗米捐米的反饥饿斗争。在声势浩大的斗争中,农民打死、咬死伪区、乡长,区丁、税务员等共70多人,这是浦南记载史册的“吃共饭”事件。

 强收捐米,农民断粮断炊

1945年,侵华日寇末日将临,他们与伪军勾结,到处抢收军米,作垂死挣扎。国民党反动当局在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面前,又强收捐米,保长、保正和狗腿子天天上门逼租,横征暴敛,弄得农民大多断粮断炊,民不聊生。

那年农历7月,国民党松江县县长钟灵,不顾农民死活,又发出命令,责成浦南各乡向农民征收所谓“二斗头”捐米,就是农民每种一亩地,必须交出捐米2斗。这时候的农民,田里的稻米未成熟,正在青黄不接之际,自己的吃饭都成问题,那里还有米来捐?正在农民们走投无路之际,浦南张泽区津塘一户姓蔡的农民,家里实在揭不开锅,就让妻子到亲戚家借点稻谷回来苦渡日子,结果妻子在路上碰到了伪军,他们一见稻谷眼睛就红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这点稻谷都抢了去。那女人一看粮食被抢,家里又无米揭不开锅,她就在万般无奈之下上吊自尽了。丈夫回家见妻子身亡,又看看喊肚子饿的四岁孩子,怨恨交织,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,蔡姓农民忍痛拿起菜刀,将孩子先杀死,然后自己也割断喉管自杀而死。蔡姓农户的惨死,让农民们悲愤之极,他们从内心发出这样的呼喊:“天啊,农民的活路该从哪里走?”

 官逼民反,唯有反抗一条路

蔡姓农民一家三口惨死的事件成了农民反抗的导火索,张泽地区农民提出:“有饿煞,不如犯法”的口号,决定每家每户出人联合起来,向地主老财要饭吃、“吃共饭”就这样开始了。7月26日,数百农民自发组织起来,来到地主薛志根家,把薛志根夫妇和一个儿子捆绑起来,丢到祝家港内让河水淹死。又把张泽镇镇长徐行之捉住,农民们硬是用嘴把他一口口咬死。并将徐行之开设的米行开仓放粮,特别是把所谓军粮,烧几大锅饭大家饱餐一顿,把仓库里的粮食全部分给了饥饿的农民。

第一天的“吃共饭”大快人心,第二天,叶榭地区“吃共饭”的农民队伍达到千余人,他们打死了区长戴琪瑶和一名税务员,同时,张泽地区的津塘、善福等乡的数百农民手捧大碗,也加入了“吃共饭”的队伍。

叶榭、张泽农民的行动,很快传到亭林。《金山县志》对金山农民的“吃共饭”有着这样的记载:亭林九峰乡的农民率先闻风而动,他们痛打了强行征收军粮的保长及乡警,并对大户进行“吃共饭”。亭林一行动,很快带动了松隐农民。7月31日,松隐百福乡数百农民集结后,在路上袭击乡长夏锦维,把夏捆绑后丢入张泾河,并将仗势欺人的乡事务员姚荣昌,乡丁王四泉当场打死并焚烧。前北乡14、15图农民集结到保长薛良石家吃共饭,薛逃到乡长汤梅村处家里告密。第二天,汤梅村带着随从到薛家场上进行恫吓,愤怒的农民没有把伪乡长放在眼里,他们当场举起锄头、铁搭把汤梅村打死;南乡的伪保长周建民,也同样被农民们用铁搭砸死。

8月1日,松隐地区后岗乡农民集结后,将作恶多端的13图保正薛正余、保丁周三根打死后,抛入后岗塘。在七保,乡长冯友成家的粮食被农民吃光,住房被愤怒农民烧废。

吃共饭”的风潮向南席卷,经亭林、过蒋庄,直达山阳。山阳镇上的“吃共饭”是7月26日、27日两天。由于山阳镇附近农民被“二斗头”捐米逼得走投无路,农民们恨死了那批收捐米的人。因此,一有人提出抗捐税,吃共饭,贫苦农民纷纷加入,势不可挡。不到半天,山阳镇上就聚集起了数百名手执铁搭、扁担和碗筷的“吃共饭”农民。据《山阳志》记载:当时,山阳镇由商会牵头,到米行拿米准备饭菜,供应农民队伍。“吃共饭”农民从二图姓张的保正家里扛来两头大猪,杀了后让饥饿农民们饱餐一顿。27日清晨,金山嘴一带的渔民,也闻讯赶到山阳镇来“吃共饭”。一时山阳镇上到处都是手拿铁搭、扁担的农民和渔民,他们四处寻找收捐米的保长、保正和乡丁,但这些人大都已逃得无影无踪,一时逃不掉的,他们被农民捉住,有的就被农民和渔民活活打死,如县长钟灵派在山阳收捐米的负责人钟文龙,负责收捐米的乡丁郭金标和伪乡长、伪保正等8人,都在这两天内被“吃共饭”的农民和渔民用铁搭、扁担活活打死。

 血腥镇压,“吃共饭”半途夭折

这次的“吃共饭”农民运动,蔓延地区之广,打击声势之大,为浦南历史上所罕见。成千上万受压迫、受剥削的农民,拿起铁搭和扁担,高喊:“我们要吃饭”的口号。斗争锋芒直指地主豪绅、贪官污吏及其走狗、爪牙。据《金山简史》记载:“仅叶榭、亭林、漕泾三个区,被农民打死、咬死的伪区、乡长,区丁、税务员、催征警等共70多人。”人民群众对此拍手称快。

然而,反动当局对“吃共饭”的农民运动,恨之入骨,他们出动军警予以镇压。据《山阳志》记载,山阳镇“吃共饭”发生后的第二天,县长钟灵命县大队会同谷宗信支队和漕泾区特务队等约200人予以镇压,他们先由特务队扮成农民模样的人边敲锣边喊:“大家吃共饭”去,当有农民响应时,就用匕首和梭标枪将跟风的农民戳死,然后在山阳镇北端架起机枪,向山阳方向乱扫乱打,山阳镇上“吃共饭”农民闻枪声后散去,反动当局随后对闹事农民进行了抓捕。不少农民被枪杀、戳死、活埋和关押。据《金山县志 》记载,“有案可查的,漕泾区有17人被匕首刺死,叶榭区有20多人被捕杀,10多人被关押在苏州监狱,到解放后才释放回家,爱国村有5个农民被枪杀在祝家港畔;松隐附近的后岗乡人陈大治、胥浦乡人姚像法等被活埋;张泽地区施宝才被杀,11人被抓。反动当局在这一镇压行动中,对金山农民又欠下了一笔笔血债。”

 尾声

浦南农民这一震惊反动当局的“吃共饭”反饥饿斗争,虽然只有短短10余天时间,但对反动当局的打击是沉重的,它几乎摧毁了浦南地区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基层政权,打击了基层政权反动统治者的嚣张气焰。当年,国民党松江县政府政务科的一份调查材料也不得不承认:“窃查,此次民众暴动事件,主因确为征收人员横征暴敛,民众不胜负担所激成。”

再是这次“吃共饭”反饥饿斗争,使农民更认识到了自己团结起来与反动统治者斗争的力量,也使社会上的进步人士进一步懂得团结和依靠农民的重要性。

本次“吃共饭”反饥饿斗争,群众组织起来后,中共叶榭地区党组织因势引导,一些共产党员积极投入到这场斗争中。后来,浦南地区的“吃共饭”斗争风起云涌,而且,大多是处于地区性农民自发状态,由于农民运动的性质所决定,很难保持连续性和持久性;但斗争唤醒了民众,敲响了封建地主阶段末日的丧钟,为迎来金山解放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,这方面的积极意义是值得肯定的。

评论

0人跟帖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爱金山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