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出    品 :鑫网文化频道
  • 时    间 :2014.12.12
  • 策    划 :沈永昌
  • 编    辑 :沈永昌、刘亚博

导语

金山卫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其背江临海,扼杭州湾咽喉,襟带江浙。1937年11月5日,日军在金山卫偷袭登陆成功,使处于胶着状态的淞沪会战中的中国军队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,仅坚持三天后,便于11月8日全线西撤,一路溃退。11日,上海失守;19日,苏州被日军所占;12月13日,日军占领南京,我国东南半壁江山就此沦陷。

 淞沪会战打响,一寸山河一寸血

1937年8月13日,淞沪会战爆发,中国军队发起对日本驻军的攻围战。随着抗日战争的升级,中国方面共计70余万兵力投入战斗,时间持续近4个月,沉重打击了日本妄图3个月灭亡中国的狼子野心,这是日本政府所始料未及的。

因为自甲午战争以来,日本在侵华战争中,几乎没有遇到大的阻力。只要“对华一击”或者“小打小闹”,就能让中国政府签署协议割地赔款。而这次淞沪会战,日本已投入了30万兵力,就是争夺一个大场镇,日本兵就打了20多天。可以说,淞沪会战是日本自甲午以来在中国遭遇的最严重打击。据资料记载,日军在淞沪会战中死伤6万多人,损失飞机200多架,舰艇10多艘和坦克数十辆,这严重的伤亡,打乱了日本的战备计划,延缓了日军侵华进程,消耗了相当一部分日军的有生力量和武器装备,是对猖獗一时的日本法西斯势力的迎头痛击。

淞沪会战期间,中国军队空前团结,体现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强大威力。然而,日军鉴于正面进攻上海未能得逞,于是另派部队改从防守薄弱的杭州湾金山卫一线偷袭登陆。10月20日,侵华日军第十军在日本编成,由柳川平助中将为司令官,共约10多万兵力,已陆续整编进入中国海域待命。

 金山卫防御失误,日军乘虚而入

而此时的中国军队指挥官只注重淞沪正面战场的单纯阵地防御战,而忽视了淞沪南北侧翼的战略防御。当时,在金山卫10多公里的海岸线上,杭州湾北岸的防守兵力,仅为缺乏良好训练的壮丁队和地方军警。就是在淞沪战争爆发后,守军62师驻防金山卫,并在金山卫、山阳、漕泾等地挖掘简单战壕。

11月4日晚,国军第八集团军驻金山卫的第62师调防川沙,指令由驻在浙江的第十集团军63师移驻金山卫。当夜,63师未能按时赶到。日本军队迅速得到国军在金山卫调防的情报并立即乘虚而入。11万日军偷袭并登陆,使日军在淞沪会战中,形成了南北两翼迂回的态势,使淞沪会战很快出现了变局,中国军队被迫全线西撤,到12月2日江阴失守,淞沪会战宣告结束。

由此可见,日军偷袭金山卫登陆,对中国抗日战局造成不可估量影响,从中也可以看到金山卫地区确实是兵家必争的重要战略之地。

 侵华证物警醒国人勿忘历史

77年前的11月5日佛晓,侵华日军第十军司令柳川平助中将指挥所辖的11万日军,分乘155艘运输船,编成3个登陆运输队,在金山卫东西长15公里的沿海偷袭登陆。第一登陆地为漕泾漴缺;第二登陆地为戚家墩;第三登陆地为浙江白沙湾。这些日军从金山卫上岸后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。虽然至今已77年,但他们散落民间的侵华物证,被有心的金山农业银行职工、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缪时方进行收集整理,并提供给金山博物馆收藏。日前,笔者先睹了这批散落在金山的侵华物证。

侵华日军写给家人的信

这是一封纸张已泛黄的信件,来自金山漕泾镇陈家宅。原来,1937年11月5日,日军第十军的牛岛贞雄部队在金山漕泾陈家宅登陆,一名署名为武部顺次的日军士兵在金山登陆后,写给家人道本秋三样的一封信,内容涉及对家人的思念和对战争的忧心。当时,可能是部队稍作停留后立即出发,这名士兵匆忙中丢失了这封信件。但从中可以看出,这些被强征来的侵华日军,袒露了自己对家乡的思念和对战争的恐惧。

侵华日军的入伍通知书

在一个皱巴巴的信封内,这是一名日本士兵福田芳彦的补充兵证书,写有姓名和入伍日期,“卒业证明书”写有“本科生”。可见,日本为了侵略中国,连当时的“本科生”也征集入伍,可见其倾其国力侵略中国的狼子野心。

日军遗失在华的烟盒

缪时方还拿出了一个铜质的烟盒,这只颜色黄澄澄破旧的香烟盒,与众不同的是烟盒盖上写有几行字。经考证,这是日本明治天皇对军人的5条训令手书,大意是:“1、军人以忠节为本分;2、军人须整礼仪;3、军人应崇尚武勇;4、军人应重信义;5、军人应提高素质。”从烟盒上的训令可以看出,日本侵略者为了征服中国,他们对侵华日军的一些生活细节都不放过,竭力宣扬他们所谓的“武士道精神”。

一名被击毙日军的遗物

在缪时方的收藏中,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一名被击毙日军士兵的遗留物,一个奉公袋,一个公文包,包内有着帽子、胸章、信件等杂物。这名士兵留有生前的照片,名叫百井米,是日军步兵第七连队的一名伍长。根据奉公袋内装着的“死亡通知书”得知,百井米在昭和15年(1940年)1月4日“在中华民国河北省临城县侯韩村附近战斗中于头部贯通受创,受战死亡。”从“死亡通知书”看出,这份由“藤岗部队长藤冈武雄”署名的函件,是寄给日本当地一名村长的士兵死亡报告,可怜的是“死亡通知书”未寄出,那名执行者也已命归西天了。

在这个流失于民间的“奉公袋”和“公文包”中,还有着百井米死亡前没寄出的一封给家人的信,字字句句流露出的是对亲人的思念;包内还有着百井米父亲百井作次郎写给儿子的信。这里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滥杀无辜,视百姓生命如草芥,对阵亡的士兵,他们不仅向所在地和家属发放死亡通知书,包内还存有“步七恤办第158号”文,文中写有“粟津村长”,“战死”、“名誉”、“遗族”、“标准”等文字,这显然是一份抚恤证明。日军对一个死亡士兵的后事处理可以看出,对生命的尊重是人类的本能,但他们成为侵略者后,在中国烧杀抢掠犯下了滔天罪行,这充分暴露了他们人性的缺失和惨无人道的一面。

由此而感到,估计当时侵华日军受到我军沉重打击,伤亡惨重,百井米等日军死亡士兵资料未能移运日本国内,丢失在中国民间。现在,我们揭开那段尘封的历史,不仅为了证实日军侵华的罪证,更是为了不忘历史,让更多的人了解日本当年所发动的侵略战争的残酷,珍惜今日的和平。

据了解,缪时方收集的一系列日军侵华物证及日军当年登陆金山卫的图片,将由金山区博物馆在纪念金山抗战胜利70周年的展览中展出。

评论

0人跟帖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爱金山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